我终究还是要走的,纵然我可以舍得,纵然我舍不得。

我的记忆里,有这里的时光,有这里风吹过的声音,有许许多多人的笑脸和哭泣,那我对于这段时光而言,又算什么呢。

大概一切只是一个名字。

对于一个终究要说再见的人而言,忘掉这段记忆对你而言,很容易,只要你忘记我的名字。

不过谢谢你,谢谢你的所有,谢谢你。

可是啊,过往便是过往,不可磨灭啊。

可是啊,可是过往也不是过往,而我要怎么忘记你呢。

对你的一切视而不见,假装从来不知道你离开,也假装你明天就会回来,假装自己是一个哑巴,说不出任何话,也不发出任何声音。假装站在你面前,继续夸夸其谈我的优秀,假装关于你的一切我从未在意。

你何不忘记她,也许我从未对你说过很多话,但我绝不会不告而别,绝不会枉顾你的心意,绝不会假装看不到你难过,绝不会在每一个有情节的段落里,走漏一点点关于你的风声。哪怕到老,我会像一个小偷瞒天过海,藏着你和我之前所有的秘密,一个人,悄悄看着他们。

我在另外一个地方,听到有两个声音同时在跟我说话。

一个声音牵挂着我,另外一个声音在和他争吵。

我在不知名的地方醒来,看见那些潮湿而温暖的过去,被陡然地隐藏在地平线下。

我在不知名的地方,用回忆封印,借助冰冷的事物前行,春夏秋冬疏忽而过。

而我的马蹄,大概永远都在美丽的错过。

也许,我不是归人,只是一个过客。

那个所谓的过客,你能听得见我的声音吗?

我听得见。

她听不见!

我猜,也许是我们约定的时针出了差错。

也许在你出现的上一秒,有人加快了脚步。

她只是无视了时间,悄悄把踪迹擦掉。

否则我不会一直原地,苦苦等待你的下落。

也许我和你的齿轮,终究无法再邂逅。

可能她在另一个世界苏醒,已经更改了灵魂。

像,永远等不到黎明黄昏的日与夜。

像,空荡码头,永远等着船只的水手。

像,落在深海上,寂静无声的雨点。

我赤手空拳,就像个无赖。

但那又怎样呢?

你以为她独自处在沙漠,你就想做那边遥远绿洲吗?

我啊,我喜欢我没有的东西,而你是那么的遥远。

是啊,而我们竟还要不断的赶路,各奔东西。

远或近,她在意吗!

但你知道吗,我曾经以为我和你的名字总会靠在一起。

可谁都要不断接受别离,重逢与错过。

她并不是为了你一个人而存在。

但你知道吗?我不在乎你是往左或是往右。

你以为谁的很清楚自己的方向。

所以你认定了吧,她的方向就是你的方向。

但你知道吗,我就像一个木偶,扯线的人已经不知去向。

凭什么归咎于我!

所以,你变成了一个哑巴。

告诉我,我用什么才能留住你。

不如,忘记我。

她甚至没有给你挽留的机会。

告诉我,是不是一定要无疾而终,来吊足我的胃口。

不告而别,也许是我的委婉。

是不是非要一记响亮的结果。

你满意了吧?

你又怎么知道?

可能疯了吧。

但是只要你的情绪有一点点是来自于我,我就是成功的。

这就是你对成功的定义吗?

也许无动于衷,是你的方式。而她,只想奉还给你。

你不敢跟我正面迎战吗?因为我永远会赢你。

我是不想变得和你一样幼稚。

在她的世界中,载着过去的版图里,也许有你。

但愿,

我们就此作别,拥有不一样的路途和黄昏。

此生如一。

一心一意。

再见了。

你们会重逢吗?

一心。

再见了。

一切安好。

顾一心。

再见了。

健康幸福。

哎,你听得见吗?

原来,我听不见。

是的,她听得见。

如此,也好。

可是啊,顾一心,要是有一天我能再见到你,我想对你说的,不是刚刚那些话。

你站在校门口,对我说,嗨,毕十三,我从美国回来看你了。

其实我想对你说,我杜撰过很多和你再相遇的版本,但那些都不是我真的会对你说的。而我想对你说什么呢?

顾一心,我真的好讨厌你,我讨厌你那么喜欢另一个男生,我讨厌你无视我的态度,我讨厌你的不辞而别,我讨厌你忘记我,我更讨厌你甚至不曾记得我。

我讨厌你,我真的好讨厌你。

你呢?

你还讨厌我么?